眿柍

我就是个渣!

游戏

等飞机时的脑洞,本来是打算拿去用做游戏开头的,结果越写越有盾苗的感觉啊,这是两人关于游戏的理解断篇,请各位看官食用。





你对游戏的理解是什么?
嗯……是人们消遣时间的一种工具,它能够使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做的事情但却可以在游戏中做到。
就是突破法律限制,在游戏中做一些血腥,暴力,色情★~!的东西是吧?
呃,也能够让别人体会到组团打游戏,秒杀怪物的快感,和自己等级又升了的兴奋啊。
诶,难道我这样一个美少女还让你兴奋不起来吗?
人家好伤心的说。💔嘤嘤嘤~
诶?!不,那个那个,我只是……
好啦,开点玩笑你就真信了,你还真是好骗啊
呃,哈哈
对我来说,游戏这东西,简直可以用“无聊”来形容。
诶,为,为什么?游戏不是很有意思的吗?
哈?!有意思?!天,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现在基本上的手游,就是以“打怪,升级,刷金币”
为主旨的,不管人设多么漂亮,声优阵容多么华丽,也都逃脱不了这个怪圈。萌系游戏就是以“可爱,萌,养成”为主题的。
真是的,人家明明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少女嘛,只要来领养人家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去领养那些只能够活在手机里的东西啊,真是的,死宅真恶心。
……
死宅会哭的。
那就让他们哭吧。

呐,苗木
你喜欢我吗?
什什什,什么,不,不要突然凑这么近好吗!
哦呀哦呀,我们可爱的小苗木脸红了呢,来,站住,让姐姐捏一下。
什……什么嘛
噢,挺软挺嫩的嘛,果然是小孩子啊
我才不是小孩子!!!
好啦,不要嘟嘴,这样会让你更像小孩子的。
江之岛同学,请你记住,我苗木诚,不是小孩子!!
好好。我知道了。
(生气了啊,不过,嗯,手感真不错,果然是小孩子啊,下次趁他睡着时再偷偷地摸几把吧!)

无药可治(结局)


真的很抱歉。最近重感冒,整天头昏昏沉沉的,作业做完倒头就睡了。今天稍微好点了,以后再发文时尽量不拖了。

做好准备。

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的。
心里有句话对他这么说着。

“哎呀,神座君,好巧,你是来这里吹风吗?”
“不巧,我是来晒太阳的。”神座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淡淡地说。

“今天天气真不错。”
“嗯,太阳很大。”
呃。
话题进行不下去了。
想想还能说什么!!

“呃,神座同学,狛枝同学有……”
“神座君,我喜欢你。”

————————————————————

沉寂。

神座出流凝视了他们两个人半晌。

随后,狛枝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说,“抱歉,神座君,这只是个玩……!!!”

“玩笑吗?”
“真是可惜。”
“我还打算当真的。”
“诶?!!!!”

口罩被拉下
大片大片的花瓣飘落到地上。
狛枝怔住了。
有什么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一个轻轻的吻。
出乎意料的惊喜。
狛枝惊讶地瞪大了眼,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很突然,对吧?”
“我也,喜欢你。”

“喜欢,就应该说出来。哪怕没有多少成功的概率,不如试也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你……”
“bong!!!!”
“恭喜你!!狛枝!!唉,可怜我到现在都还是单身,我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啊!!!”左右田眼泪汪汪的说。
“还没有追到索妮娅吗?”狛枝微笑着说。
“呜呜,明知道我喜欢她,却经常和田中一起行动,呜呜,看来我是没希望了。”

“对了,话说你们怎么会知道……”
“是我说的!”罪木小心翼翼地站出来说。“呜,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好,请原谅!!!呜呜——”
“诶诶?别,别哭啊。没事啦,我并没有怪你噢。你做得很好。”
“呜。谢,谢谢。”罪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我被无视了吗!!!!索妮娅殿下!!!”
“田中同学,今天我们要吃什么?”
“唔哼哼,让本王想想。”田中撑了一回头,说,“就吃那雕刻着恶魔头的黄色大瓜大餐如何?本王的暗黑四天王也甚是喜爱。”
‌“吱吱,吱!”四只大小不一的仓鼠乖巧地蹭了蹭田中的脖子。
“它们好像也同意了呢!现在就去吃吧!”
“如此甚好。”
“嘣——”左右田心碎掉的声音。
“我已生无可恋。”
……………………
于是呢
以后两个人就成了情侣。

“只是玩笑吗。”
“真是无聊。”
“那个,因为和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
“看来,你的才能也不怎么样啊。”
“好了,大冒险完成了,忌村同学。”
“我们先回去吧。”
“……”

“无聊。”

我就知道,
会是这个答案。

“狛枝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忌村同学不用担心。你先回去吧,你那里不是还有药剂要进行研究吗?”
“惨了惨了惨了!!!!!我一个危险的药剂放在那里,过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你赶紧过去吧。”
“好。”
说完忌村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是啊
早就知道是这种结局的
如果只是为了救我这种渣滓的命而不是因为喜欢的话。
我才不要那种东西。
我不要你那种施舍


再见了
这个世界

bad end

第一次写的文,文笔果然很烂。
如果是狛枝的话大概他应该会说“像我这种渣滓的我居然还会有人看,我还真是幸运啊。”的这种心情。
虽然过程可以说是有些障碍吧,但还是写完了。
多谢那些点喜欢的小伙伴们
✧٩(ˊωˋ*)و✧

放张渣绘,人鱼枝
勾线废就不勾线了
把狛枝毁了我就要哭死了。(╥╯^╰╥)

无药可治(中二)

抱歉,最近要期中考,我妈把我手机收起来了。我都不知道在哪的。趁英语考试之前来一发。期中考之后应该能勤快点更。
下一篇就是狛枝告白情节。感觉崩的好严重!😭(T_T)

“啪嗒。”
狛枝将美瞳摘下,凝视着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默默地叹了口气。
变成这样子已经是第二十天了。眼睛甚至已经到了连美瞳的颜色都遮不住的地步了。
是像新鲜的血液凝固之后变成的暗红色。就像地狱之中的曼珠沙华,火红,而又带着妖艳。
他将镜片放入镜盒,滴上护理液,旋上盖子,不禁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砰砰砰。”
“请进。”
忌村静子看到来人是狛枝,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找我有什么事吗?”她问。
狛枝拿出PDA,用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噼噼啪啪地打出字。
“忌村同学,你这里有没有能够治花吐病的药?”
“花吐病?唔,我有听过,就是那种有了心爱之人就会吐花,到了一定的期限没有获得心爱之人的一个吻就会死去的吧?我并不信这种传言。”
“可是你看。”狛枝拉下口罩,于是大片大片的花瓣从口罩里涌了出来,在忌村的实验室里堆成了一个小山。
“天!”不是吧,真的有花吐病这种病症啊。
“我没有……试过诶。”她看着地上的花瓣,惊讶的说。
“不然你先把这些花瓣留在这里吧,我要分析一下里面的成分,然后才能制作出药剂。”
“那就太麻烦你了。”狛枝顶着灿烂的笑容,“对了,这里有没有可以让人说出真心话的药剂?”
“你想要拿来干嘛?!”
“只是为了验证一下…………”狛枝低下头,浓密的头发在灯光下洒下一大片影子,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忌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我找找。”忌村打开柜子,在里面掏药剂。
“找到了,给你。”
“对了,话说,碰到花吐病患者吐的花是会被感染的吧?”
“没事,我没有喜欢的人,所以对我来说没有影响。”
“不管结果如何都要振作起来!”她比了个“加油”
的姿势,说。
狛枝随即苦笑,“是吗?那就多谢你了。”

之后,狛枝在和七海的饮料中放了忌村给的药,知道了七海喜欢的人。
她同样也喜欢神座出流。

啊啊
我知道的
永远不可能的
像我这种还要通过病症来获得别人的同情心从而降低他人的警戒心的人,根本就不配啊。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棒了呢
居然让我这个深爱着希望的人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了呢。
人渣渣滓咀虫。
我就是这种肮脏,又令人恶心的动物啊。

几天后
“狛枝同学,花吐病的解药……我无法制作。”
“它的成分过于奇怪和复杂,我只是解析了一部分就解析不下去了。”

“看来,只有接吻才行了呢。”狛枝很遗憾地说。
“难道,那人不喜欢你吗?”
“我连他是否喜欢自己都不知道啊。”
“你还没有去告白吗?”

“嗯。”
“你喜欢的人是谁啊?感觉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神座出流。”
“!!!!!!原来是……”

“加油,我陪你一起去吧。”
“诶!?????”
“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呢!现在去吧!!!”

“好。”

无药可治(中一)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发。
因为我打这篇文章的时候居然被老妈发现了。
然后她就问我在看什么邪淫的小说。
我不能跟她说我在写这个啊。
现在好想死。(躺)
这集塔和最中客串。
以及,继续OOC
然后这里有什么打崩坏的同好吗?我想问一下怎么拿到教主
现在已经打到吐血
不拿教主誓不罢休!!!(等等我好像给自己立了个很大的flag啊)

“咚,咚,咚。”
“诶,罪木,咳咳,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咳咳。”
“狛,狛枝君,你,你怎么成这样了?”罪木担心地问。
“没什么,就是因为吐花的原因没有去学校,请假的事我已经跟老师说好了。”说话的时候还不时飘散出来几片花瓣,把狛枝的脸色苍白和身体的瘦弱更加的凸显了出来。
“狛枝君,你的病。。。。”
“呐,罪木,”狛枝停顿了一下,说“可以再帮我隐瞒一段时间吗?我现在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可以吗?”

“。。。。好。”
“狛枝君,要是你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的话,一定要去向ta告白啊,现在已经七月中旬了,距离月底已经没有多久了,在这样下去的话。。。。

你会死的。”
最后的四个大字犹如大石一般砸在狛枝的心脏上,使他痛苦得喘不过气来。
“狛枝君,我想,你也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了吧。每七天身体就会衰弱一个层次,同时你的眼睛视野也会越来越模糊,最后三天就会直接看不见了。”

“是吗。”
“我知道了。”
“谢谢你。”
“罪木。”
“嗯,狛枝君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也可以来找我。”
“嗯,还有,最近如果可以的话,这些天就先不用来我的房间了吧,让别人看到也不好。”
“好。”
“那么,再见。”
随即轻轻的关上了门。

谢谢你,罪木
我明明是个最低级的渣滓, 蛆虫,垃圾,可是还是有人这么真诚的关心我啊。
自从父母死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了呢,那种充满温暖的关怀。
真是,太好了呢
能够遇到这些充满了希望的同学们,还有老师

很可惜我很快就要死了呢
毕竟,这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爱恋啊。
真是可笑啊
像我这种人,是没有资格的啊。

算了,还是出去走走吧,出去晒晒太阳。
我可不想变成某家里蹲。
塔和最中:“哈啾!谁在骂我?!!老娘要把他大卸八块!!!!”

真是晴朗的下午呢
有虫鸣,有鸟叫,还有风一吹就会飘散的花朵。
感觉生活是如此美好。
可惜,将要不久与人世了啊
“真是的,这种心理就像是要死的人一样。”狛枝无奈地笑了笑,期间又落下几片花瓣,上面沾满了血。
时间不多了啊。
狛枝听到什么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七海的。
他躲到树的下面偷偷地往声源处看,看到的是七海正在和神座君讲话。

呐,
如果这是小说的话,一定是某个人把某个人约出来,然后向对方告白,然后对方害羞地答应,然后互相成了男女朋友,然后结婚,生一堆孩子,然后Happy End.
“神座同学,我们一起去打游戏吧,可以吗?”
“嗯。”

看着他们一同走在路上,我的心忽然有些痛楚
这是,名为“嫉妒”的情绪吗?
我可能,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啊。

一周之后
七海打着游戏,慢慢悠悠地往宿舍的路上走,突然感到有谁拍了她一下。“嗯?”她疑惑地抬头往后看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人物瞬间就被敌人KO了。
“又输了啊……”她不甘心地看着显示屏,上面是一个Q版女生躺倒在地上,鲜血淋漓的场面。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狛枝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七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打了个哈欠,问。
狛枝看了她一下,拿出一台绿色的PDA在上面噼噼啪啪地打了一会字,然后拿给七海看。
“狛枝同学,你……现在是不能说话吗?”
狛枝点了点头,继续打字。
“七海同学,有什么推荐的游戏吗?啊最近有些无聊,想玩游戏打发一下时间。”
七海凝视着这段文字,看了一会儿
“嗯,狛枝同学要不要去我宿舍看看,那里有很多类型的游戏,因为我也不知道你具体喜欢的是那种,所以,你要一起去看看吗?”
狛枝停顿了一下,继续用他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键盘。
“好。”
“那要现在去吗?”
“麻烦等一下。”狛枝敲打了一下手中的PDA,拿给她看。
“我去找一下药剂师,让她给我来一些治咳嗽的药,不然把病传染给你就不好了呢。”
“嗯,我知道了,我在这儿等你。”
“对了,可以再问一下吗?”狛枝又敲打着手中的键盘,拿给七海。
“嗯,怎么了,又有什么事吗?”七海疑惑地问。
“可以问一下你现在正在打的是什么游戏吗?”
“是崩坏学园2。我现在才320级。”
“才320级?!!!!游戏升级到后面都很困难的吧!真厉害!!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啊,不过也要注意身体哦。”
“嗯,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七海微笑地看向狛枝。
“那,我就先去了。”
“嗯,我等你回来。”
狛枝走向大楼里面,拐了个弯,眼神复杂地看着下面还在打游戏的七海,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抬起腿,向着药剂师的工作室走去。

无药可治(上)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 不知。
——《越人歌》

“咳咳,咳。”
“诶,诶诶诶诶诶,狛枝君你怎么了???咳嗽吗???难受不难受???需不需要我帮你看看??!!”
“没事没事啦,只是一些小小的咳嗽而已,毕竟春天也比较容易咳嗽感冒嘛。对了罪木,我最近咳嗽的时候会吐出一些樱花出来,还有我眼睛颜色也在逐渐变化,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呃,那个那个,狛枝君,我可以近距离地看一下吗?”
“可以哟。能有超高校级的保健员给我看病,我真是太幸运了呢~”
“嗯………………”
“诶?怎么了吗?”
“那,那个,那个……
狛枝君,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罪木终于满脸通红的说出了这句话。
“诶?!!!!!!!!!!!!!!!!
应该……没有吧……”
“但是,这种病是只有暗恋别人的人才会有的。这两种症状分别叫花吐病和瞳膜异色症。就是眼睛会变成和喜欢的人的眼睛同一种颜色,并且会吐出一些花出来。并且,如果一个月之后没有获得心爱之人的一个吻的话,就会死掉。”
“会,死掉?!!!!!”
“嗯。”
“所以说,狛枝君,快点和你喜欢的人告白吧,不然,不然的话你就会死的!!!”
“哎呀,像我这种渣滓居然会有超高校级的人来担心我,我还真是幸运呢~”
“狛,狛枝君,不,不要这么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罪木。”
“然后,这件事情,可以和大家保密吗?拜托了。”
“诶诶诶,嗯……好。”
“谢谢你,罪木。”
“没…没事啦。”

告别了罪木之后,狛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喜欢的人……是他吗?
那个拥有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如血一般的红色眼睛。
神座出流。
超高校级的希望。
“虽然我是从心底里爱着希望的呢。”
这是上天跟我来的玩笑吗?也太大了吧?
如果真是的话,那我到底是喜欢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种人渣一般的存在啊?哈哈
“真是……自作多情啊。”
这开的玩笑也太大了吧。我一定是在做梦。说不定明天就醒了。先去睡觉吧。

第二天
“诶,狛枝。你感冒了吗?还有你的眼睛??”
“啊,是啊,大家最好还是离我远点,要是被我这种人传染上感冒就不好了。眼睛是因为昨天晚上被蚊子叮了,肿了个包,会影响美观,所以我带了眼罩。”狛枝歉意地说。
“那,那个,因为现在是春季,人也更容易着凉感冒,还有,请大家准备好防蚊的用品,还有防护工作。”罪木小心翼翼地缩在一旁说。
“谢谢你拉,罪木同学,我会好好注意的。”七海露出了微笑。
“嗯,运动员如果让自己生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呢。”终里大大咧咧的笑着。
…………

“还好大家没有怎么注意到我呢。”狛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松了一口气。
“一直这样子也不是办法,还是去买一副美瞳吧。好歹先遮掩一下吧。”
也是,如同渣滓一般的我怎么能有资格去喜欢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君呢?
只有同样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大家之中的某一个人才具有当神座君伴侣的资格啊
像我这种只有幸运的人,怎么能够配得上神座君呢。
我这样子只会给他带来耻辱的吧。
一定会有更适合他的人的。
而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真是的,居然有点想哭了呢。”瘫倒在床上,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说。
话说,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十几年前了吧,父母死掉的时候吧?
记不起来了啊
爸妈的面貌,都在渐渐模糊,只留下了两个朦朦胧胧的虚影。
从那次以后,就一直在笑,一直在笑,一直在笑——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不能够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不可以在别人面前哭。
因为如果这样,我就彻底,彻底,彻底————
完蛋了————
所以,尽管是喜欢神座君,但是也不能够让他知道。
之前就有看到他和七海手牵着手走在一起的画面了不是吗,他们两个或许才是最适合的。
这份禁忌的感情,我,还是藏在心里就好。

终于生出来了,如果是孕妇早就失血过多死了吧?
以及OOC加小学生文笔,有哪些不足之处请指出
不宁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