眿柍

我就是个渣!

无药可治(上)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 不知。
——《越人歌》

“咳咳,咳。”
“诶,诶诶诶诶诶,狛枝君你怎么了???咳嗽吗???难受不难受???需不需要我帮你看看??!!”
“没事没事啦,只是一些小小的咳嗽而已,毕竟春天也比较容易咳嗽感冒嘛。对了罪木,我最近咳嗽的时候会吐出一些樱花出来,还有我眼睛颜色也在逐渐变化,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呃,那个那个,狛枝君,我可以近距离地看一下吗?”
“可以哟。能有超高校级的保健员给我看病,我真是太幸运了呢~”
“嗯………………”
“诶?怎么了吗?”
“那,那个,那个……
狛枝君,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罪木终于满脸通红的说出了这句话。
“诶?!!!!!!!!!!!!!!!!
应该……没有吧……”
“但是,这种病是只有暗恋别人的人才会有的。这两种症状分别叫花吐病和瞳膜异色症。就是眼睛会变成和喜欢的人的眼睛同一种颜色,并且会吐出一些花出来。并且,如果一个月之后没有获得心爱之人的一个吻的话,就会死掉。”
“会,死掉?!!!!!”
“嗯。”
“所以说,狛枝君,快点和你喜欢的人告白吧,不然,不然的话你就会死的!!!”
“哎呀,像我这种渣滓居然会有超高校级的人来担心我,我还真是幸运呢~”
“狛,狛枝君,不,不要这么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罪木。”
“然后,这件事情,可以和大家保密吗?拜托了。”
“诶诶诶,嗯……好。”
“谢谢你,罪木。”
“没…没事啦。”

告别了罪木之后,狛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喜欢的人……是他吗?
那个拥有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如血一般的红色眼睛。
神座出流。
超高校级的希望。
“虽然我是从心底里爱着希望的呢。”
这是上天跟我来的玩笑吗?也太大了吧?
如果真是的话,那我到底是喜欢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种人渣一般的存在啊?哈哈
“真是……自作多情啊。”
这开的玩笑也太大了吧。我一定是在做梦。说不定明天就醒了。先去睡觉吧。

第二天
“诶,狛枝。你感冒了吗?还有你的眼睛??”
“啊,是啊,大家最好还是离我远点,要是被我这种人传染上感冒就不好了。眼睛是因为昨天晚上被蚊子叮了,肿了个包,会影响美观,所以我带了眼罩。”狛枝歉意地说。
“那,那个,因为现在是春季,人也更容易着凉感冒,还有,请大家准备好防蚊的用品,还有防护工作。”罪木小心翼翼地缩在一旁说。
“谢谢你拉,罪木同学,我会好好注意的。”七海露出了微笑。
“嗯,运动员如果让自己生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呢。”终里大大咧咧的笑着。
…………

“还好大家没有怎么注意到我呢。”狛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松了一口气。
“一直这样子也不是办法,还是去买一副美瞳吧。好歹先遮掩一下吧。”
也是,如同渣滓一般的我怎么能有资格去喜欢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君呢?
只有同样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大家之中的某一个人才具有当神座君伴侣的资格啊
像我这种只有幸运的人,怎么能够配得上神座君呢。
我这样子只会给他带来耻辱的吧。
一定会有更适合他的人的。
而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真是的,居然有点想哭了呢。”瘫倒在床上,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说。
话说,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十几年前了吧,父母死掉的时候吧?
记不起来了啊
爸妈的面貌,都在渐渐模糊,只留下了两个朦朦胧胧的虚影。
从那次以后,就一直在笑,一直在笑,一直在笑——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不能够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不可以在别人面前哭。
因为如果这样,我就彻底,彻底,彻底————
完蛋了————
所以,尽管是喜欢神座君,但是也不能够让他知道。
之前就有看到他和七海手牵着手走在一起的画面了不是吗,他们两个或许才是最适合的。
这份禁忌的感情,我,还是藏在心里就好。

终于生出来了,如果是孕妇早就失血过多死了吧?
以及OOC加小学生文笔,有哪些不足之处请指出
不宁赐教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