眿柍

我就是个渣!

无药可治(中二)

抱歉,最近要期中考,我妈把我手机收起来了。我都不知道在哪的。趁英语考试之前来一发。期中考之后应该能勤快点更。
下一篇就是狛枝告白情节。感觉崩的好严重!😭(T_T)

“啪嗒。”
狛枝将美瞳摘下,凝视着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默默地叹了口气。
变成这样子已经是第二十天了。眼睛甚至已经到了连美瞳的颜色都遮不住的地步了。
是像新鲜的血液凝固之后变成的暗红色。就像地狱之中的曼珠沙华,火红,而又带着妖艳。
他将镜片放入镜盒,滴上护理液,旋上盖子,不禁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砰砰砰。”
“请进。”
忌村静子看到来人是狛枝,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找我有什么事吗?”她问。
狛枝拿出PDA,用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噼噼啪啪地打出字。
“忌村同学,你这里有没有能够治花吐病的药?”
“花吐病?唔,我有听过,就是那种有了心爱之人就会吐花,到了一定的期限没有获得心爱之人的一个吻就会死去的吧?我并不信这种传言。”
“可是你看。”狛枝拉下口罩,于是大片大片的花瓣从口罩里涌了出来,在忌村的实验室里堆成了一个小山。
“天!”不是吧,真的有花吐病这种病症啊。
“我没有……试过诶。”她看着地上的花瓣,惊讶的说。
“不然你先把这些花瓣留在这里吧,我要分析一下里面的成分,然后才能制作出药剂。”
“那就太麻烦你了。”狛枝顶着灿烂的笑容,“对了,这里有没有可以让人说出真心话的药剂?”
“你想要拿来干嘛?!”
“只是为了验证一下…………”狛枝低下头,浓密的头发在灯光下洒下一大片影子,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忌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我找找。”忌村打开柜子,在里面掏药剂。
“找到了,给你。”
“对了,话说,碰到花吐病患者吐的花是会被感染的吧?”
“没事,我没有喜欢的人,所以对我来说没有影响。”
“不管结果如何都要振作起来!”她比了个“加油”
的姿势,说。
狛枝随即苦笑,“是吗?那就多谢你了。”

之后,狛枝在和七海的饮料中放了忌村给的药,知道了七海喜欢的人。
她同样也喜欢神座出流。

啊啊
我知道的
永远不可能的
像我这种还要通过病症来获得别人的同情心从而降低他人的警戒心的人,根本就不配啊。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棒了呢
居然让我这个深爱着希望的人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了呢。
人渣渣滓咀虫。
我就是这种肮脏,又令人恶心的动物啊。

几天后
“狛枝同学,花吐病的解药……我无法制作。”
“它的成分过于奇怪和复杂,我只是解析了一部分就解析不下去了。”

“看来,只有接吻才行了呢。”狛枝很遗憾地说。
“难道,那人不喜欢你吗?”
“我连他是否喜欢自己都不知道啊。”
“你还没有去告白吗?”

“嗯。”
“你喜欢的人是谁啊?感觉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神座出流。”
“!!!!!!原来是……”

“加油,我陪你一起去吧。”
“诶!?????”
“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呢!现在去吧!!!”

“好。”

评论

热度(13)